地藏菩萨功德利益
 

地藏菩萨既然和这个世界上的众生,有这般大的因缘,那么,我们供养菩萨,有什么功德利益呢?这在地藏本愿经上的阎浮众生业缘品,如来赞叹品,地神护法品,见闻利益品,嘱累天人品各章内,都有很详明的叙述,现在大概的说说。
   若有众生闻地藏菩萨名时,或合掌,或赞叹,或作礼,或恋慕者,是人超越三十劫罪。若有众生彩画菩萨,或作金、银、铜、石、形像,一瞻一礼者,是人百返生于三十三天,永离恶道。
   若有女人,厌女人身,尽心供养菩萨形像,毕此一生,便脱女身。
   若有众生对菩萨前,作乐歌赞,香花供养,乃至劝于一人多人,现在未来,常有善神拥护是人,永离一切恶难之事。
   若有众生久处床枕,求生不得,求死不得的;又有在夜睡之中,梦见恶鬼家亲,或游险道,或共鬼游,因此日久病深,眠中叫苦,凄惨不乐的。这些都是业道论对,未定轻重,所以暂不得愈,或难舍寿。这时在俗眼看来,当然莫明其妙。但当对诸佛菩萨像前,高声转读地藏菩萨本愿经一遍,或取病人可爱之物,或衣服宝贝等,对病人前高声说道,我某甲为是病人,对经像前,舍诸等物,或供养经像,或造佛菩萨形像,或造塔寺,或燃油灯,或施常住。这样对病人照说三遍,使他听清。如果病人到了气尽的地步,一日乃至七日以来,但高声说,高声读经,此人命终之后,宿罪永解。
   若有众生,见有人读诵此经﹝此经即指地藏菩萨本愿经,以下均仿此。﹞乃至一念赞叹,或恭敬此经者,如能千百方便劝此人勤心莫退,所得功德不可思议。
   若有众生梦见诸鬼神形像等,或悲啼,或愁叹,或恐怖的,这都是过去眷属堕恶道者,未得出离,无处可望福力救拔。如对佛菩萨前,虔心读诵此经,或者请人读三遍,或七遍,便得仗此功德,皆得解脱。乃至梦寐之中,永不复见。
   若有下贱不自由人,忏悔宿业,念菩萨名满万遍,千万生中,常得尊贵。
   若有新生男女,七日之中,与读此经,并念菩萨名万遍,此新生子宿殃尽灭,安乐易长,更增福寿。
   南阎浮提众生,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。能于十斋日,即每月中之初一、初八、十四、十五、十八、廿三、廿四、廿八、廿九、三十日,﹝是诸日等,诸罪结集。﹞对佛菩萨像前读此经一遍,四方境内,离诸灾患。此居家人,百千岁中,永离恶趣,衣食丰溢,殃去福至。
   以上都是释迦佛对普广菩萨说的。
   在住处南方清净的所在,以土、石、竹、木、作龛室,在内塑画地藏菩萨的形像,或用金、石、土、木、造像,烧香供养,瞻礼赞叹。是人居处,就有十种利益。
   一者、土地丰收。二者、家宅永安。三者、亡者升天。四者、现存益寿。五者、所求遂意。六者、无水火灾。七者、虚耗辟除。八者、杜绝恶梦。九者、出入神护。十者、多遇圣因。
   这是坚牢地神对释迦佛说的:「若有众生,临命终时,闻菩萨名一声历于耳根,死后永离三恶道苦。如果他的眷属,在这时将病人财物塑画菩萨形像,或更能使病人未终时得眼见耳闻此事。那么,这人业报合受重病的,便得除愈,并且寿命增加。如果这人业报命尽,因有罪业,合堕地狱的,便得罪障消灭,超生人天,受胜妙乐。」
   ﹝我有一位朋友许炳恺,他的外孙顾存信,自二岁患病至六岁,是结核症,诸医无法。于是听许君的劝告,将孩子最爱的饰物,在病孩面前说过三遍,将此饰物变卖,得洋拾元,敬塑地藏菩萨像一尊,供在楼下客堂中,每日虔诚礼拜,后来不治之症居然好了。至今四年,连头痛身热的小病都未患过。我于民国十六年三月初二访许君于上海安纳金路二八三号,亲见亲闻。可见地藏王菩萨的功德利益,真不可思议。再有许多时代确凿记载真实的灵感事迹,另详地藏菩萨灵感录中,请各细看。﹞
   若有众生幼时,亡失父母兄弟姊妹,年长时因思忆故,想知得他们的下落。此人如能在一日至七日之中,塑画菩萨形像,闻名见形,瞻礼供养,勿退初心。则此人的眷属倘系堕落恶道的,便得解脱。生人天中,受胜妙乐。倘是已生人天的,便得转增圣因,受无量乐。如更能于三七日中,一心瞻礼地藏形像,念其名字,满于万遍,当得菩萨现身,告知眷属的生处。或在梦中,领见眷属。如再能每天念菩萨名号千遍,至于千日,当得菩萨遣使所在的土地鬼神终身卫护,现世得到种种的安乐,且毕竟得菩萨摩顶受记。
   若有众生,欲发慈心,救度众生的;欲出三界,修无上菩提的;此人如能见菩萨像,闻菩萨名,至心归依供养礼赞者,则所愿一定速成,乃至凡事所求必成。
   若有众生,读诵大乘经典,不易纯熟领悟的。如闻菩萨名,见菩萨像,虔备上好香花,种种供养。恭敬陈白,以净水一盏,安菩萨前,经一日一夜,合掌请服,回首向南,临入口时,至心郑重,服后戒五辛酒肉,邪淫妄语,及诸杀害。一七日或三七日,是人于睡梦中,见菩萨现无边身,授灌顶水,梦觉便得聪明。经典一历耳根,即当永记不忘。
   若有众生,衣食不足,身多疾病,或家宅不安,梦中多怖,种种灾苦。如恭敬称菩萨名号满于万遍,自然灾去福来。
   若有众生,因事入山渡海,先念菩萨名万遍,所过便得土地鬼神护卫,免诸险害。
   以上都是释迦佛对观世音菩萨说的。
   若有众生,见地藏形像,及闻此经,乃至读诵。香花、饮食、衣服、珍宝、布施供养,赞叹瞻礼。得二十八种利益。
   一者、天龙护念。二者、善果日增。三者、集圣上因。四者、菩提不退。五者、衣食丰足。六者、疾疫不临。七者、离水火灾。八者、无盗贼厄。九者、人见钦敬。十者、鬼神助持。十一者、女转男身。十二者、为王臣女。十三者,端正相好。十四者、多生天上。十五者、或为帝王。十六者、宿智命通。十七者、有求皆从。十八者、眷属欢乐。十九者、诸横消灭。二十者、业道永除。二十一者、去处尽通。二十二者、夜梦安乐。二十三者、先亡离苦。二十四者、宿福受生。二十五者、诸圣赞叹。二十六者、聪明利根。二十七者、饶慈愍心。二十八者、毕竟成佛。
   若有众生,瞻礼菩萨形像,或赞叹瞻礼地藏本愿事行,得七种利益。
   一者、速超圣地。二者、恶业消灭。三者、诸佛护临。四者、菩提不退。五者、增长本力。六者、宿命皆通。七者、毕竟成佛。

摹像免难

       梁汉州德阳县善寂寺,东廊壁上有张僧繇所绘地藏菩萨像,形状似僧,披敛而坐,时有异光焕发。唐麟德元年,寺僧模写,再见发光。麟德三年,王记赴任资州刺史时,常以模写,精诚供养,同行船十艘,途中忽遇风起,九艘皆沉没,惟王记船毫无恐怖,即知为菩萨慈悲加被。垂拱三年,天后得闻此事,遂敕令画师模写,而放光如前。至大历元年,有宝寿寺大德,于道场中,复见放光异相,即写表上奏,帝乃虔心顶礼,备极赞叹!当菩萨现光之时,国常安泰,吉祥有加。又一商人妻,妊娠经二十八月不产,一日忽见菩萨光明,遂一心发愿模写,当夜便生一男,相好端严,见者欢喜,于是举世号放光菩萨焉。

画像放光

唐益州郭下法聚寺,画地藏菩萨像,却坐绳床,垂脚高八九寸,本像是张僧繇画。至麟德二年七月,当寺僧图得一本,即放光犹如金环,乍出乍没,大同本光,如是展转图写出者,类皆放光。当年八月,饬进一本入宫供养,凡京城内外道俗,重画供养者亦并皆放光,信知佛力不可测量。

地藏菩萨灵感

黄德春居士,宁波人。在上海浦东周浦衣庄街,开怡源纸号,已数十年。早年皈依印光法师,即每日诵金刚经,持六斋甚谨。敬仁近来冗忙,许久未晤。此次周浦莲社,举行弥陀佛七,十一月二十日 功德圆满。因寄信至邮局,局长告予云:‘隔壁黄居士,去冬迄今,因病,将多年受持之金刚经及六斋一概废弃破戒。因而魂游地府,日夜呼号,历受地狱诸苦,并现受苦形相。曾请道士作法祈禳,无效。你乃师兄弟,可去一视,看他还认得你否?’敬仁遂至其号,即闻呼号声。及将近榻,便问:‘你识我否?’彼即答曰:‘老师兄,来救救来,已受尽地狱诸苦’。视彼神识昏迷,胡言乱语,桌上肉骨狼籍,责彼不应食此等物。并劝彼一心念佛,求生西方。敬仁助他念片时,未见大效。继思先慈有病时,似有怨怼等纠缠,请净侣念地藏圣号及地藏本愿经逐解。乃劝彼眷属,速请净侣,念地藏经七部,及地藏圣号一万,当能蒙菩萨加被而愈。继乃劝彼专念圣号而别。十二月初六日,因莲社会期,敬仁再往,到会,即闻陈家俊居士云:‘黄居士候你多日,彼病已蒙地藏菩萨加被,日见痊愈。日前念完七部,即见奇效,今许念满一百零八部。现精神日佳,已如常人,即将素所珍爱之金表一只出售,及另筹若干,候你去,即托请地藏大士圣像,供于永定寺,及周浦莲社。并愿随力筹措,助印老师尊造塔经费。此后一心念佛菩萨圣号,现持十斋,须渐进至常斋。彼切望你去’。及仁晤面,彼即合掌致谢,并述菩萨灵感。与此后心愿,一一如陈述无异。且恳代作灵感记,以显菩萨圣德。敬仁不文,谨记事实如此。并愿同仁,同生正信,以满菩萨度尽众生之大愿,社会幸甚。法门幸甚(三十三年三月弘化月刊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摘录于《地藏王菩萨灵感录》

初诵金刚经,一女孤魂升天

三个月后,我为地藏本愿经注解本的出版到处募缘,一日到吴凤路阿姨家。这天正逢阿姨外出,我向表妹募款,表妹出资以后顺便问我:

‘助印地藏经能够消灾吗?’

‘当然,一定能够消灾,转祸为福的,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?’我反问她说。

‘表姊!从前你常和我联络佛事,并募款印经,深觉平安无事,毫无牵挂。最近你不常来我家,竟然就发生不幸的事。首先是我跌倒,折断了三枝背骨入医院就医四个月;继而大儿子患了不眠症,导致血压升高,又入院治疗四个月,却不见功效;后来虽转至台大医院治疗数个月,亦毫无结果;医生迟迟查不出病因,最后只得回家静养,已经两个月了,还是不得安眠。’

‘我最近因到阿里山,所以未能登门造访。请别怪我吧!从前阿里山上的人只是深信上帝爷,极少人信仰佛教的,为了开化人心,我到慈云寺小住一般时期,劝化他们笃信佛教,现在呢,一般人都已皈依三宝,持斋念佛,所以我才下山回嘉义。你说大儿子身体无恙而患失眠,在我想来,恐怕是亡灵缠身;这以医学方法是难以自疗,但照佛门说法却是容易得治的。’

‘你说容易,但自去年我化了数千元,请所谓‘私家神坛’里的人办理,据查是:有一女孤魂缠身,必需用生灵膜拜,还得烧六万库钱给她,观音菩萨始能带她升天;我听了就花费了钱照办,不料还是毫无效果,实在是令人苦恼呀!’

‘拜佛及烧库钱需要数千元吗?’

‘是的,要知道那批人是从远方来的,不但要雇四辆车,还得加上一顿丰盛的餐饭,拜拜完后请他们吃,还要红包。另外我还到其他神坛请道士消灾补运,也费了许多钱呢。’她这样的回答。

‘当今社会上有许多人,假藉佛教名义,设立神坛,亦有人曾前来与我讨论,这到底是由正神,或邪神,来扶其身?’我说:‘若心正、且具有高深道德、而能劝化人心,弃邪归正,自然而然会有诸吉神来扶身,反之若开坛的目的全为赚钱并无道德观念,则邪神必来附身。佛教主张众生的佛性平等,应以慈悲为怀,此与外教专以论权力,天命来压人,使人就范,大不相同,佛教的祭祀亦甚简洁,只用香、花、水果、素斋、乃至诵读经典即能消灾转福;人生存于世,追求物质享受乃是为了满足身体的需要,一旦死了,身体不存在,一切物质又何济于事呢?何况亡灵在日月之光照不到的阴间里,只是需要光明;这种光亮乃自内心所发。因其生时不能信仰佛法,以致死后堕入冥途,唯盼在世者能修持佛法,蒙其福力慧光照耀他们,令其解脱。’

‘都是因为你外出了他乡那么久,不能教导我,我只好承邻人好意介绍请神,而盲从他们了。好了,过去由他过去,现在麻烦你为我诵经,好吗?她向我要求着。’

‘好的。只是现在佛教会正在筹备庆祝佛诞节,我整天奔波为信徒联络,恐怕还找不出时间来,不如等到佛诞日过后再为你诵吧!’

‘希望你早日来临,可不要失信啊!’表妹盼望地说。

我也告辞回家。这一天返家,在午睡时,忽梦一女孩头戴草笠,上身穿了一件很旧的白衣,下面穿着长裤,最不相衬的是底下打着一双赤脚,手上拿着草蓝子。我问:

‘你是谁?有什么事吗?’

‘我是乞丐,向您讨钱来的。’

‘谁教你来的?’

‘早上您已答应给钱,是地藏菩萨带我来的。’

我正想看清楚她的面孔,可是,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。接着我问她:‘你需要多少钱?’

‘伍角钱。’听她说完,我心中暗想:如要很多我是无能为力,谁知她不过要伍角钱,这当然容易办到的。就顺手给她伍角钱。

她接钱后说:‘您家中藏书丰富,希望能送我两本,可以吗?’我答应后到书橱拿书,便醒过来。

醒后才明白早上承诺表妹之事,已通至冥府,地藏菩萨神力果然不可思议立即带那位亡灵来催促诵经。在此之前我只曾为自家祖先诵经,不敢随意外出为他人持诵;今天这位女孩向我讨两本经书和伍角钱,可不正是要我为她诵二部经使她能‘悟’与‘觉’(与伍角同音同义)?如此看来,这亡灵确属善类非为恶魂,是不足为惧的。

四月初八午后,我开始到阿姨家诵经,原先计划诵读的地藏本愿经,因数字繁多,恐不能胜任,只好作罢。改诵‘金刚经’和‘般若波罗密多心经’。四月初八开始诵第一次。九日又诵第二次,那天晚上,我正欲入睡之际,仿佛见一个白胖的小女孩,穿件绸布类制的金黄色长衫,颈上挂着一条酿绕三圈的金项炼,睁着一对又圆又大的眼睛,告诉我:‘今承蒙您的慈力,使我由乞丐转变成天女。’说后随即不见踪影。

我惊骇地忆起前几天,她入梦时,衣衫褴褛,而旦显得又瘦又小,而今天却变得又白又胖,面容清丽,衣冠华美。佛法确实不可思议!

翌晨,我到表妹家探问病势,阿姨说:

‘昨晚已能真正安睡。’这天我再诵读一次便告完全结束。

一星期后,再去探望他们,阿姨和表妹同声说:

‘自你诵经第二夜开始至今都能安睡。今天带到病院检查血压已降低,恢复正常了;’医生深表惊异,频问我以何种药物医治。表妹顺手拿一包谢礼要答谢我。

我辞谢地告诉她:‘咱们都是亲戚,还要何谢礼。何况我又是在家修持者;本不敢代人诵经消灾,因见你遭此灾祸,不能解决,束手无策;实在于心不忍,这才初次为你诵经,就是换了别人我也不收谢礼的。诵经见效绝不能贪取报酬,如有贪利之念,便会失去效率。但你假使请出家师父来诵,就例外了,一定要供养他们。因为出家师父抛弃尘世,专心致力佛事,不像在家之人还忙碌种种业务的缘故。’

阿姨听完这些话,非常高兴,并表示以后兴建佛寺、装佛像,愿意出资赞助。

写到这里,我想也许有人会认为‘地藏菩萨已具有大誓愿力能渡冥途众生,何必带亡灵叫人超渡?’事实上,地藏菩萨一方面是为了鼓励人们多发誓愿,另一方面佛法是需因缘成熟,如无因缘便难成立。地藏菩萨虽充满着悲切之心欲救渡众生,但如果众生,生前不植善根,便无法了解诸佛菩萨的存在。如此,地藏菩萨亦无可奈何!说个适当的譬喻,譬如‘天下父母心’,父母切盼浪荡的儿子回头,假如浪子辜负慈亲心意执迷不悟,不愿回头改过,作父母的一筹莫展,一切只好靠有缘的人来引导他了。

闻声脱械

唐雍州鄠县,有李氏女,素持斋奉佛,甚具信心。家中供养木塑地藏菩萨像,高一尺六寸,颇具灵异。李氏有婢,年五十有余,邪见不信正法,一日,俟李氏他出,移像投诸宅外荒野中,李氏还家啼哭寻求,忽见像在野放光,欢喜迎归,而不知是婢所为;明日,婢忽闷绝,不省人事,继忽苏醒,啼哭忏悔!自说幽途事曰:「死时见二骑马官人,读官牒谓:婢毁辱圣像,已犯大罪,缚去见王,备受怒责,当配大地狱受苦;尔时有一沙门到厅,王即降座,恭迎问故,沙门曰:『此人是我檀越家婢,虽厌我像,我不舍之,望王垂愍,赐其寿命。』王曰:『当随师命!』时吾听已,而心忏悔,不意唱言:『南无地藏大菩萨。』即时见厅中罪人,随声所及,杻械自脱,沙门即牵吾手出厅,因即苏醒。」李氏闻言,益敬重其像,一县中人,由是莫不咸生信仰。

助父生天

唐抚州刺史妇祖氏,皈敬地藏大士,信心真切,惟生身父母尚未生信,祖氏乃为父母舍钱帛,造金色地藏菩萨像一尊,高三尺,尽诚供奉。时父因事出行,其母独居,夜有恶贼,潜窥屋隙,欲盗衣服,见地藏菩萨危坐,故不敢前行。明日贼易服至其家,见老母庄严其身而居,却不见有圣像,心窃异之,即自行发露己罪,以表愧歉!诉说夜深所见。后父往抚州,路中遇怨家拔刀来斩,忽有一金色沙门,以手拒刃,以头受刃被害卧地,时怨家谓己杀害,随即散去;其父得免刑害,甚觉希奇!既到女家,具述前事,生希有心,共往像所礼拜,见像头有三刀痕,金色少变,似系血流,祖氏遂知地藏菩萨代受刀刃,救父之难,其父即生正信,并迎母至署,三人昼夜礼供。父七十九岁方卒,经三十五日,祖氏梦见其父,身带光明,腾空自在,往来飞行,生希有心,遥拜问生何处?答言:『生第四天上,同事补处。彼天生人,多得地藏大士引导,汝母后十三年寿尽当生;汝身二十五年方生;汝夫二十八年方生;言讫隐去。』其后母及祖氏夫妇,皆如父所说。此后一州内,造像、画像、礼拜供养者甚众,多得感应。

诵偈破狱

宋释僧俊,俗姓王氏,京师人。出家后,不守戒律,未曾修善,患微疾而死,三日复醒,啼哭忏悔!自言将死时,有冥官二人,追至大城门前,忽有一僧云:「我是地藏菩萨,汝在京城模写我像一躯,不曾礼供,而投舍大寺后,我却须报汝模写功德。」乃教一行文曰:『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,应当如是观,心造诸如来。』(此经晋译)诵得此偈,能闭地狱门,能开净土道,能通报命,言已即隐。俊遂入城中,见阎魔王,王问:「汝生值法,有何功德?」答:「惟受持一行四句偈。」王曰:「汝今诵否?」曰:「忆持!」遂具诵上偈,时声所及,受苦之人皆得解脱。王曰:「止止l不须说」,放还人间,因此得苏。参验偈文,乃知是华严经夜摩天宫无量菩萨云集所说,即觉林菩萨偈也。僧俊向诸寺僧常陈说之,闻者发心,信受华严。

劝发菩提

宋空观寺释定法,同僧俊专诚皈命地藏菩萨,每月斋日,模写地藏像,一心礼拜供养,祈请菩萨应现。满三年,有小沙门,投宿寺廊间,定法闻之,敬出问讯,说一两言,忽然不见。人异之!问定法曰:「沙门何言?」曰:沙门言:「妙愿已满,意气何短?」闻者皆云:「汝求见地藏,不念出要,故菩萨现身而言意气何短。」定谓:「已获应现,当发菩提心,欣求无上道果。」感梦云:「前沙门者,是地藏菩萨也。汝求现见我身,不发菩提心,是故觉悟汝。汝模写我像多,永不堕三恶道,舍寿后生兜率天,慈尊下生日,当得授佛记。我随顺汝,如影随形,如水随器。」寤后,感泪如雨!即舍衣钵资,作等身像,雕像身中,并收多年模写像,礼拜供养,像放光明,灵验昭著。

驱魔除患

唐李信思居士,泸水人,其家男女三十余人,被恶鬼所扰,相率卧病,或吐赤血,或致闷绝,时信思忧恼!问僧解救方法,沙门思惟良久告之曰:「昔如来在世时,摩揭提国毗富罗山下桥提长者家内,亦被恶鬼所恼,其家五百人并皆闷绝,旬日不觉;尔时地藏菩萨游化诸国,至长者家,生大悲心,说咒救之,一时皆得除愈。汝须依彼法,皈依地藏大士,一心称名。」信思欢喜奉行,图菩萨像,自是泸水县五十年间得免病怖。

奉法回阳

唐钟山开善寺,有地藏菩萨像,高二尺,通光四尺五寸,多年不识为谁所造。后扬州都督邓宗,年六十一以微疾致死,因其心仍暖,故未入殓。一日夜苏,悲哭无言,命子孙扶诣开善寺,谓僧曰:「此中有地藏菩萨像,高三尺,通光四尺五寸者否?余欲礼拜供养。」诸僧不知所在,如言寻觅竟得。邓宗礼敬,并欲请像,僧问所怀,答言:「吾死时见四品官人,被掣至王前,王曰:『汝不可死,又奉法以为家业,当早还人间;但冥途可怖,人不知之,汝欲见地狱否?』曰:『吾欲见之。』即召示绿衣官人,随彼出城,赴东北五六里,有大铁城铁门关闭,渐见彼城中猛火洞然,迸火如煅,百千罪人在中受苦,时有一沙门入狱,御防猛火,教化罪人,火焰暂息。前进又到一铁城,十八地狱在中,受苦之相,不可具说。复见沙门教诫罪人同前,一一游览毕方还。沙门从地狱出;谓:『汝知吾否?』答言:『不知。』沙门云:『吾是开善寺之地藏菩萨也。昔有沙门智藏法师,其弟子智满法师,为欲救三涂众生受苦,故刻雕吾像,吾顺其请,每日一时,入十八地狱,无量小地狱,教诫示导。其宿种善根善力较强者,一发心即得出苦,其次善力弱者,但种出苦因,其断善根邪见独深者,则不觉不知,了无出苦心。若在人间,善根微弱者尚易化度,若一入恶道,圣力不能救拔,以宛如木石故。此等不觉者,待后出时,宿种微强,可发悔心。汝奉法力,免地狱苦,早还人间,宣告大众。』因即举目仰瞻沙门,身高三尺,通光摧坏。沙门随授二偈曰:『若在人间可修道,阐提有心尚可发;若入恶道业已熟,心无分别不可救。如衰老人欲行路,若动其足扶易进;倘卧不动力不及,众生定业亦复然。』偈讫即隐。寤寐中牢记其事,以未征实,不语他人。今见此像,全同所见,以是因缘,故欲请之。」僧闻言已,欢喜赞叹谓:「但可描摩,不可请去」,乃雇巧工模像留旧。

倾城获赦

唐简州金水县邓侍郎,素信佛,一日在途,见折杖头刻有僧形,持归插壁,礼敬而去,不复记忆。后经三年,顿遭疾死,心胸微暖,疑不之殓。越一日夜,复苏,流泪而言曰:「初死之时,两骑牵吾入大城门,至王厅前,见庭中有百千万人被杻械者,王正瞋怒,欲呵责吾:尔时有一沙门,形容丑陋,进至厅前,王恭敬起坐,合掌胡跪,白言:『大圣,何故忽来?』沙门曰:『侍郎是吾檀越,汝宜赦免。』王言:『业既决定,命食俱尽,碍难赦免。』沙门曰:『我昔于三十三天善法堂中,受佛付嘱,能救定业诸恶有情,非始今曰;况侍郎非犯重罪,岂可不救?』王曰:『大士大愿,坚固不动,如金刚山,愿即遵示,放还人间。』沙门欢喜,引侍郎手,导入生路,将欲别去,侍郎请曰:『沙门救我,是大恩人,请示法号?』沙门答曰:『我是地藏菩萨,汝昔在人间,路侧见我像曾不识知,持置壁中,此乃小儿戏刻杖头为像,唯刻头面,未有余相,是故形丑,能追忆否?』作是言已,忽然不见。」侍郎醒后,于屋角壁中,见杖头像,杖已中分,乃副以檀木,改造成五寸像,时放光明,朗照一室。侍郎更造大像,舍家为寺,号地藏台,供奉小像于中,远近人众,瞻仰如市。

木心御虎

唐华州慧日寺僧法尚,年三十七出家。昔在家时,曾为游猎,一日见林野丛中,数数放光,心甚异之!系马检视,唯见朽木,长仅尺余,持还家中;后游猎次,仍见原处放光,心生奇念,因将朽木心置株上而返,途中遇虎,驰马逐之,弦断无替,猛虎还向,恐怖逃遁,马蹶而落,自料被啮,恐难幸免,失神如梦,见一丑状沙门,来追猛虎,问汝为谁?答言:『吾是地藏菩萨,林野朽木,即吾身也。汝曾祖于斯建寺造像,寺已破坏,我像朽损,惟有木心,汝为彼孙胤,见我光明,故今救汝。』良久醒觉,见马嘶立,猛虎无踪,深自悔责,乃于前放光处,建造精舍,朽木粘泥,塑地藏像,再续法灯,即慧日精舍是。法尚七十八,其年二月二十四日,告同伴曰:「地藏菩萨来至我舍,曾言:『汝乃慈氏如来三会说法中第二会得道人也,今日舍寿,即生忉利。』我白大士:『天上五欲境界,快乐无比,迷失菩提,又欲期后佛,时仍是久。唯愿往生西方安乐世界。』菩萨答言:『随汝所愿,若欲往生净土当念阿弥陀佛一日一夜专心致志,即得往生。』闻此来告,从昨日起,专念阿弥陀佛,现今往生净土。」言已,合掌面西而卒。

刻像荐亲

唐陈都督之少女,自幼丧母,昼夜恋慕,以未能见,意欲取死,都督慰言:「吾亦汝亲,汝母虽亡,汝父尚存,何故不思饮食,欲自取死?汝若思慕亡母,宜造地藏圣像,祈救母苦。」即舍钱五百,雇匠奉刻,雕三尺像。女白父言:「唯欲安置母先卧处,若欲见母,即见此像。」父生哀愍,为舍寝室,置其尊像,女昼夜礼拜供养,祈救拔母苦。一夜,见沙门告曰:「吾女身时,父名尸罗善现,母号悦帝利,以母死后受地狱苦,因发菩提心,誓拔众生苦。吾感汝孝心,身入地狱,放光说法,汝母已得免苦,生忉利天。」陈女见沙门衣裳焦损,即问所由,沙门答言:「入地狱时,猛火炎烈所致。」陈女寤后,不胜悲喜!家人咸集,见像衣裳,色变如焦,佥谓希有!闻者多模写其像,以救父母之苦。

饿鬼生天

宋扬州刺史张健信女,母亡后,示梦曰:「吾为育尔而恣贪欲憍慢素甚,因感饿鬼报,苦不堪忍。」女问苦相。母曰:「饿鬼多食己子,随生而食,吾为鬼子,日夜死生,见其生母,如大恶鬼;但人间一月中,一日不能食吾,所谓月二十四日,晨朝有僧入城中,施食饱足,余日不免此苦,是日沙门唱言:『我是地藏菩萨,今入饿鬼城,能施大安乐,汝等当发菩提心。』虽闻此言,业报所缚故,不能发心,惟得一日饱食。汝欲救吾斯苦,须造地藏菩萨像。」女梦觉后,尽母财产造等身地藏菩萨像。复梦见母,身放光明,住虚空中曰:「我因汝修善功力,速生天上,汝敬心礼供,将同在慈氏菩萨处,且同见佛闻法。」寤后悲感!闻者来供,各各蒙益。

大疫无忧

唐路州刺史康居通,正信真诚,多年奉事地藏菩萨,更发心画菩萨尊像,未施众彩,光明灼然,由是信心弥笃!偶梦被两骑官兵追逼,时不能逃,恐怖而立。官兵下马曰:「吾等误矣!我王于地藏檀越,虽有重过,不陷之。」言讫而隐。醒已,信奉益虔。僖宗广明元年,国中患疫,魑魅横行,死者山积,通梦青鬼百千,过其门曰:「此家地藏菩萨室,吾等从属,慎无入门。」既寤欢喜,一家免难。于中和年间,远道出行,雪中失途,因念地藏菩萨,忽见鹦鹉,雪上跳去,异而逐之,即得正路。至光启中,身患微疾,诚求除愈,梦感僧曰:「汝杀青雀,合堕地狱,今令偿还彼业,稍受痛苦,俟明后日,方生净土。」闻已旋寤,欢喜礼拜,病既除愈,果越二日,正念而卒。

持名解厄

唐别驾健渴,信心清净奉法为旨,一日问僧,在家居士,将事何佛菩萨?诸僧异辞,有云:宜事地藏,受佛敕故。健渴自念,既受佛敕,岂舍我等。即求栴檀,造三寸像,笼于髻中,行住坐卧,称念名号。庄宗天成中,天下兵乱,健渴被围,受死须臾,即念地藏,大将策骑,惊惶舍去。兵乱平后,语此因缘,闻者叹异。长兴年中,赴任所时,怨家闻之,欲加刑害,伏路以待,只见沙门过往,都不见渴,后闻已过,悔谢解怨。又途中夜宿,天降大雨,灯火都灭,髻中圣像,放光如昼,忽有微音,如幼人曰:「早去,早去。」即惊异之,以光前导,去宿别处。明日洪水大起,宿所深陷水底,自知地藏菩萨救护。清泰二年,行年七十八岁方卒。临命终时,髻像放光,合掌念佛,安然而没,光明指天升去。